书记梁建勇谈莆田工艺美术发展

      发布时间: 2013年05月14日     浏览量:{{ pvCount }}     【字号:    
  我们连续五年的GDP平均增长居全省第一位。以去年来说,我们的GDP增长是12.8%,在全省排第一。我们的财政也好,各项经济指标也好,都在全省前列。这些数字虽然使我们感到很高兴,但是真正使我们感觉到幸福的是这几个数字:我们文化创意产业占了GDP比重的9%,这是全省第一(全省文创产业占GDP比重平均在5%左右);我们银行的存贷款比例增长也是全省第一,说明在这里的资金流量非常快非常多。更使我们感到兴奋的一个数字是:空气质量连续两年全省第一,作为市级城市所在地,这充分体现了在快速发展的同时,能够保持生态,保持山清水秀。
  这也说明我们转型成功了,那转型成功的秘籍在哪里?我觉得是我们大力发展了以工艺美术为主导的特色产业。在2009年的时候,我们的文化创意产业的产值只有100亿,工艺美术产业的产值也就几个亿。到了去年,我们文化创意产业已经是500亿的产值,工艺美术达到200多亿的产值。这比常规产业的发展要快,也就是说我们走出了一条在发展过程当中的独特路子。正如全国“两会”期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的,不论是传统产业还是新兴产业,不论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还是资金密集型产业,都可以找到成长的空间。我觉得这句话也印证了我们莆田发展的历史,所以说工艺美术产业在莆田的产业转型升级过程中功不可没。
  用好艺博会这个平台
  莆田有很多的工匠,很多的艺术家。我对莆田的艺术家提出这么两句话,“巧夺天工,勤耕艺田”,充分体现了他们在艺术创作过程当中传统的精湛的工艺、手法。但是跟国外,跟两岸的交流太少。通过艺博会这个平台,首先是让全球、让两岸认可莆田的工艺美术。像“百花奖”、“艺鼎杯”比赛都落户在莆田,那就说明莆田的工艺美术之都,或者莆田工艺美术的成就和产业得到了认可,所以这艺博会是功不可没的。而且,艺博会还是每年大师们云集的一个平台。同时又是各种原材料汇集的一个平台。
  所以,借助艺博会,莆田工艺美术产业在引大师、创精品、创高附加值品牌这些方面走出自己的一条路子。
  挖掘“三驾马车”,莆田产业发展积累独有经验。我觉得从目前的工艺美术走势来看,一个是,古典家具的量还在不断扩大。我们在仙游打造一个中国古典家具之都,中国古典家具城,我们有10公里的一条长街,还有40万平方米的古典家具城,号称是中国古典家具的“十里长安街”,这里聚集了3600多家古典家具的生产销售商。我想这个产业下一步经过整合,应该是要推出一些具有国际大师级的作品,让家具这方面的附加值可以做得更好。像我们有些企业,已经把故宫里所有的明清家具都仿造出来,一模一样的。但这还不够,关键是还要让家具的艺术感和实用性、时尚性结合起来。我想我们一定会出更多的精品,会产出更多的走进千家万户的、既美观又有收藏价值又实用的家具。
  第二个,金银珠宝首饰方面,我们在不断地整合一些资源。在广东四会,一共有5万人经营珠宝首饰,其中有4万人是莆田人,他们也在“抱团”发展。又比如福州漳林寿山石专业生产村,在那里创作的莆田雕刻家占到50%;在新疆,我们有几万人在做新疆的和田玉。在整合过程中,我们要打造一个几十万平方米的珠宝城,还要发挥我们独特的金镶玉的技术。这样会使莆田的珠宝首饰行业倍增,或者是以更快的速度扩大规模。
  还有,珠宝首饰的提升非常重要。原来首饰的加工一般是国内市场在做,我们最近也在做一些尝试,使一些时尚用品能够进入国际市场。比如,聘请国际名品的艺术总监来担任艺术总监,把莆田的金银珠宝首饰用这种时尚的方式带进国际的时尚界,让莆田的金银珠宝首饰在时尚界、珠宝界有它的一席之地。不要再走我们原来的中低端路线,而是要向高端的、附加值更高的方向去做。
  第三,油画的产量还是非常可喜的。在国际市场的耕耘,比如说我们油画去年大概出口300万张,产值大概30多亿元。油画的附加值除了画之外,还有一些延伸物,比如画框,和油画搭配的家具等等。我觉得这些都是一个很大的产业链。另外油画也逐渐地被国内市场所接受,这个也是非常可喜的。我相信未来在很时尚的一些商圈里,应该有莆田画屋的出现,让油画走进千家万户,走进寻常百姓家。
  不管怎么说,我觉得我们的产业发展积累了一个路子,就是说产业的发展必须和艺术的追求相结合,必须和传统的文化相结合,必须和现代的时尚相结合,这样才会使工艺美术行业得到发展。
  传承莆田DNA,探索“海西瑞士”发展之路
  文化产业一定要很时尚。为什么我们的作品做出来的附加值就那么低?关键要推我们的大师,工艺品的大师,把我们的大师用国际的语境,通过国际的媒体,来让他们知道中国也有这样的大师,让我们的大师能够走进国际,让中国的时尚、中国的元素能够在国际的工艺界和时尚界有一席之地。这也是我们想追求的一条路子。
  大家都知道瑞士地盘很小资源很少,但是,它有引以自豪的瑞士手表、瑞士军刀、瑞士医疗、瑞士银行。我经常把福建这个板块和欧洲那个板块做一个不恰当的比较,可能福州是“英国”、厦门是“法国”、泉州是“德国”,那么我们注定是“瑞士”,因为莆田有很传统的工匠和艺术家,有很传统的艺术的氛围,这样的氛围很容易使我们粗放的经济走向精细的产业经济,使我们原来的一些山寨产品走向原创作品,这种转型我觉得非常好。包括我们最近鞋业的转型,原来都帮外面品牌代工,现在创自己的牌子了。
  不能在经济发展中迷失了城市特色
  我觉得一种是创意引领,这是我们要走的、要发展的方向。还有一种是对莆田原来传统的工艺和文化积淀的挖掘。城市建设也好、经济发展也好,我觉得有三个因素是我们没有放弃去做的。一个就是保持生态环境的好,第二个就是和社会的和谐结合,第三个是必须和莆田的传统文化、和莆田的DNA相结合。
  我们不能在经济发展的时候迷失了自己城市的特色,迷失了我们千百年来祖宗所走过的路。如果迷失了,是一种文化的迷失,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。
  莆田历史上有非常灿烂的文化,我们出过27个状元,15个宰相,2563个进士,现在还有15个院士,这些都是我们引以自豪的。而且传承了这么多的文化下来,在这么小的地域里也有它的语言,也有它的戏剧莆仙戏,这在全国都很了不起。
  文化根植在这片土地上,如果这个和工艺美术结合、和我们产业结合,我们一定走出一条极具特色的路子,发展出极具有莆田烙印的产业、极具有我们传统DNA的产业。用这个产业去影响我们其他的时尚产业,让在世界工艺的百花园中能够生长出一朵非常亮丽的奇葩。这是我们这一代应该承担的一件事。
  

相关链接